2022年化工企业停限产发布!
来源 : 公开网络
作者 : 公开网络
时间 : 2021-11-03

近日,生态环境部发布关于印发《2021-2022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方案》的通知。根据大气污染新特点、城市秋冬季污染特征和区域传输规律,从去年80个地级及以上城市聚焦到59个城市。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39个城市基础上,增加河北北部、山西北部、山东东南部及河南南部共20个城市。根据PM2.5控制浓度、重污染天数目标,实施重点行业差异化减排。

 

《方案》以石化、化工、煤化工、焦化、钢铁、建材、有色、煤电等行业为重点,全面梳理排查拟建、在建和存量“两高”项目。主要目标是,秋冬季期间(2021年10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各城市完成PM2.5浓度控制目标和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控制目标,同时还明确了北京市等7省(市)各相关城市2021-2022年秋冬季空气质量改善目标。

 

停产60天、错峰180天!停限产安排来了

 

环保压力趋严,全国几十个地区开始加严管控,部分企业表示,当地已经开始对重点行业进行环保检查,石化、焦化等企业也开始了长达6个月的错峰生产。近日化工行业面对的压力除了环保外,还有能耗双控的减产压力。

 

近期火电原料煤炭在全球范围内价格持续增加,火电发电处于严重亏损状态,能源告急之下叠加“能耗双控”的约束,全国20多个省市地区都进行了不同程度上的停电与限电,化工、建材、纺织印染等高耗能企业产能受限,形成了一股“停工放假潮”。

 

浙江嘉兴地区从10月28日开始启动有序用电D级方案,桐乡地区范围内的加弹企业从10月28日至11月4日全停,聚酯企业从10月28日至11月18日每日17时到次日9时降负荷运行;桐昆、巨石、新凤鸣等化塑产业链上市公司被明确要求限制用电量。

 

国网河南省电力公司郑州供电公司发出《关于启动郑州市2021年迎峰度冬Ⅲ级轮停轮休方案的通知》。按照省发改委、省调控中心通知,需启动《郑州市2021年迎峰度冬轮停轮休方案》内Ⅲ级轮停轮休方案,请各单位按照Ⅲ级轮停轮休方案执行。

1、64户省发改委下发的“双高”企业用户全部停产。

2、2118户企业采取“开三停四”进行轮停轮休,具体轮停轮休日期根据企业轮停规则、轮停代码确定。 

3、省发改委、市工信局电量调控通知涉及的水泥、钢铁、砖瓦窑企业,继续执行电量调控工作要求持续停产。

 

除了被强制要求停限产的,还有部分化工企业主动选择停产、放假,或集中安排了检修计划,以最大程度的较少停限产带来的影响。其中日本三井MIBK装置停车检修60天,河南骏化DMF装置已维持停车近2个月,目前仍未复产。

 

兰花科创:企业所属山西兰花清洁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停产至2022年3月31日,所属山西兰花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田悦分公司、化工分公司、山西兰花丹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新材料分公司5家企业2022年1月25日至2022年3月15日停产。

 

晨化股份:子公司淮安晨化使用甲类原料的生产线均临时停产,以进行安全隐患排查,部分生产线临时停产后恢复生产的时间尚不确定。

 

江苏澄星磷化工:云南弥勒市磷电化工生产工厂因高铁线路建设需要,供电局暂停供电,弥勒磷电生产工厂已停产,预计于2021年11月13日左右开始生产。

日本三井MIBK装置停车检修至11月20号(共计60天);

河南骏化DMF装置已维持停车近2个月。

中海壳牌40万吨/年的乙二醇装置停车检修50天。

凯美特气全资子公司惠州凯美特气体有限公司按照计划安排例行停车检修,预计停车48天。

南亚塑胶15万吨/年双酚A装置停车检修1个月。

镇江李长荣5万吨/年MIBK装置停车检修26天。

锦湖MIBK装置检修时间为11月6日-25日,库存有限,供应量减少,对中国出口量收缩。

韩国LG化学位于大山的15万吨/年双酚A装置计划10月中旬至11月初停车检修。

通辽金煤年产30万吨的乙二醇装置因原料煤供应紧张,近日已停车检修,重启时间未定。

上海某工厂年产31万吨TDI装置计划11月停车检修,具体情况等待官方消息明确。

南京诚志二期(60万吨)甲醇装置计划停车检修至12月。

宁波富德(60万吨)运行负荷不高,计划11月停止外采甲醇,预计12月检修。

 

价格与供需博弈持续,放假“躺平”或成主流节奏

 

以上提到的化工企业停工停产甚至放假的情况并不在少数,此外还有不少中小企业提前停工避险,只通知了一些老客户并没有公开发通知。这种放假的行为并非是提前庆祝业绩亮眼或迎接春节假期,反而是化工人的无奈之举。

 

业内人士表示,自疫情来袭之后,化工行业的行情就显得有些不受控制,无论是直冲云霄的历史新高价,还是脱离了基本面的供需关系,都在不断刷新着大众的认知。“停工令”的到来,除了导致化工市场货紧价扬、价格直线拉升外,还间接导致多个化工下游行业需求冷淡,也给化工产业链带来的较大的压力。如今产品价格与市场供需持续博弈,化工品涨跌互现的冰火两重天景象持续上演,干了比不干更亏的情况也导致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主动“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