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回收行业新动态:巴斯夫、陶氏宣布入局回收塑料!
来源 : 公开网络
作者 : 公开网络
时间 : 2021-06-08

随着中国碳中和以及碳达峰成为热词,不断有城市宣布了自己的禁塑令,大城市的购物袋基本都是可降解材料制成的了,为了更好的适应国内以及国际市场的需求,把握住未来经济发展的脉动,大型化工企业也是纷纷转型自己的产品向着更加环保的方向靠拢,那么有哪些方案呢?

巴斯夫近日宣布其已加入“圣杯2.0(HolyGrail 2.0)”倡议。该倡议旨在通过识别产品包装上不易察觉的数字化水印,对包装进行准确分类从而提高塑料的回收利用率。

此外巴斯夫、Quantafuel 和瑞曼迪斯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将联合评估化学回收合作业务,包括共同投资建设一座塑料废弃物热解装置。根据备忘录,瑞曼迪斯作为世界领先的废弃物和水资源管理公司将向该座工厂提供合适的塑料废弃物;巴斯夫则将把该装置生产的热解油用作一体化基地的生产原料,进一步推进“化学循环”项目;Quantafuel 则将为该热解装置提供技术支持并负责运营。Quantafuel 作为混合塑料废弃物热解和热解油提纯的专家,与巴斯夫共同开发并持有废弃物热解及热解油提纯技术。

2020 年时,陶氏(DOW )开发并商业化一种新型消费后回收(PCR )配方树脂,该新型树脂是专为亚太地区的热收缩膜应用而设计。新型树脂中含有40% 的消费后再生材料,可制造出性能与原生树脂近似的薄膜。该树脂可以100% 用于热收缩膜的中间层,从而使整体收缩膜结构中再生材料含量达到13%~24% 。

这款针对热收缩薄膜的应用而开发的PCR 树脂材料,以良好的收缩率、稳定的机械加工、优异的机械性能,为包装行业的集束包装和安全运输提供了保障。

此外,科思创、伊士曼、SABIC等相关企业正在打造更具可持续性的塑料价值链,实现废塑料绿色的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沃尔玛2025年前大幅减少原生塑料的使用量!

沃尔玛发言人5月12日表示,沃尔玛正加快计划,到2025年前削减“大量”原生塑料的使用,成为最新一家同意进行这种削减的公司。

根据提交给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倡议的最新数据,沃尔玛2019年在自有品牌包装中使用了120万吨塑料。

除沃尔玛外,Keurig、Dr. Pepper、百事可乐和Target是其他向As You Sow作出类似承诺的主要品牌。根据As You Sow的声明,在这五家公司中,只有Keurig和Dr. Pepper明确了到2025年削减20%的具体数量,而百事公司承诺至少减少5%的塑料使用,并在其硬质塑料包装中减少25%的原生材料。

联合利华投资1500万美元用于塑料回收!

联合利华北美公司对“闭环合作伙伴”组织的领导力基金(Leadership Fund)进行了1500万美元的投资,预计到2025 年,每年将回收约6万吨的美国塑料包装废弃物,这一数字相当于联合利华在北美塑料足迹的一半以上。

在新投资和持续使用PCR塑料包装(每年约5.9万吨)的影响下,联合利华将进一步巩固其承诺,即到2025年收集和处理的塑料包装数量超过其销售量。

在目前的可持续循环经济中,我们正在探索的可再生材料分为3种:消费后回收 (Post Consumer recycled/PCR),加工后回收 (Post Industrial Recyled/PIR) 和生物基材料 (Bio-based material)。

后消费者材料(PCR)是一种经过再加工后再用于新制造的塑料,由混合料或再生料组成,否则这些材料就会变成城市垃圾,只能通过焚烧或填埋处理。

这里其实一直有些问题是大家关注的:

#1PCR和PIR是如何区分的?

这张图可以比较生动的说明,PCR和PIR的区别,可以比较粗率的理解为,PCR是塑料原料经过生产变成消费品,在完成了自己的生命周期后,被分类回收;之后回收物还要经过预处理(分拣、清洗、脱泡等)→粉碎→冲洗搅拌→混炼均化→塑化→造粒或再制品成型 。

而PIR是指从工业生产过程中直接回收的废品和边角料,这里最常见的就是注塑工厂的流道和不达标的废品。这部分原料并没有被加工成产品在市场上流通。

由此可见,PCR可以是真正意义上的回收材料,妥善的利用是我们解决大量淘汰产品后处理的必由之路,是具有很高环保意义的;而PIR更像是解决工业副产品或者废料的方法,相信不谈论环保的议题也是企业需要考虑的成本问题。

#2用的都是回收料,为什么PCR的产品反而更贵?

由于真正符合PCR的材料,也需要一系列的产品筛选,分拣和纯化的过程,否则可能导致有害物质超标等一系列风险;并不能一股脑将所有回收产品投入再生产,所以导致其成本反而要高于直接聚合;

那么什么又是生物基材料呢?

生物基材料是由有机原料,碳水化合物丰富的植物,如玉米,甘蔗,蓖麻等等植物为基础在微生物作用下生成用于合成塑料的原料。部分具有可再生性,因此十分环保。目前,许多国家都开展了相关研究。

为了帮助终端客户减少塑料的使用,各大原材料生产商推出了各种可再生材料。来自于生物基的材料越来越多,比较典型的就是尼龙类生物基产品,

通过玉米等深加工,可以直接得到戊二胺,然后和己二酸缩聚即可实现生物基的PA56,这样的产品,生物基聚酰胺 56 相比尼龙 66 性能更加优异。生物基聚酰胺 56 具有与尼 龙 66 相似的耐磨性、轻质性、强度、密度等,生物基聚酰胺 56 的原材料生物基戊二胺相比己二胺少一个碳,打乱了尼龙 66 中完美的氢键排序,酰胺基团之间形成氢键的概率大大降低,使生物基聚酰胺 56 的可染色位点有超过两个数量级增加。新增的羟基和氨基同时可以增强生物基聚酰胺 56 的吸水性,并提升可染性、柔软度、黏度,并且不会降低耐磨性。

同时,生物基聚酰胺 56 极限氧指数为 32%-34%,大幅高于尼龙 66 等材料,因此生物基聚酰胺 56 可降低添加阻燃剂的成本甚至可 0 添加阻燃剂;阻燃剂添加量降低可带来生物基聚酰胺 56 的可纺性增加,又进一步降低纺丝成本。从环保的角度出发,生物基聚酰胺 56 是由生物基戊二胺和己二酸聚合而成,相比于用己二胺生产尼龙 66,使用生物基戊二胺生产生物基聚酰胺 56 可减少 27%的 CO2 排放量。

在生物基戊二胺之外,还有其他生物基长链二元酸可以作为生物基长链尼龙的原材料,这其中包含有生物基癸二酸(用于合成尼龙1010),生物基月桂二酸(用户合成尼龙12)和生物基巴西酸等。

讲了这么多环保的产品,生物基和回收再利用哪个更有前途呢?

其实这一直是备受争议的一个话题

很多环保组织认为,当今世界的粮食产量依然并不均衡,大量非洲的地区还不时会发生饥荒,如果我们利用大量的粮食作物作为了工业原材料,虽然可再生,但是不人道。

所以很多大牌公司将环保概念更多倾向于回收利用,比如最近大行其道的Adidas品牌推出的一系列海洋回收PET材料编织的运动鞋,

但是这也催生了其他的问题,几乎所有的化工厂和改性厂都在PCR上做文章,导致上游的材料分拣和回收都出现了瓶颈,因为真正要达到高标准的回收物料,必然需要大量精细分拣,最终导致高标准回收料一料难求,而且高标准的回收料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回收物如何利用,反倒也成了问题。所以当大规模的PCR材料被终端采用,恐怕产品的供应会出现瓶颈。所以聪明如你,该如何选择呢?

----------------------------

环保的话题其实任重而道远,小编今天分享的内容希望对于大家材料的选择能够有所帮助,如有更多想法交流,请直接留言!我们每条必回哈!

END ~

免责声明:此文章为塑库网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塑库网,部分图片可能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